洵洵洵溱

赫奇帕奇公休室大门醋桶管理员
Johnlock Merthur Brolin 00Q Victuuri
间接性突然掉坑 持续性空守北极圈

给あり子  うき  かなたか三位太太疯狂打call
每日磕YOI磕到疯魔 好啊

画得有点幼ʕ •ᴥ•ʔ
涂卡铅笔画画太棒了 炭笔也是 根本不用画细节×

最近一篇征文里的一小段诗。

只有p1是小动物相关!
/摸鱼×3

随手记一个梦
最近的梦都很鬼,不知道我睡着的时候都在想啥。

随笔

满怀爱意写完新年明信片就会迫不及待地想把它交到对方手里
真是愉悦的感觉呀

——————————————————

2016的最后一天晚上,想着总该写点什么的。每每到了特殊的日子,做什么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仪式感——今年最后一道数学题,今年最后一篇日记,今年最后一次反复推敲的小感慨,一下全都令人打起精神来。即使跟熬过的无数个零点大同小异,四位数归零的那一刻还是迸发出小小的兴奋。

时间跨过去了,可习惯还没有。就像升上高中后给作业本写名字,身体在思想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写下了初三三班,顺畅而自然——今天谈到暑假要参加的比赛:“咱们明年唱哪两首歌啊?”被回答道:“已经是今年啦。”

公元的个位数又一次到7了。07年我刚上小学,根本没有也想不到十年后的我趴在桌子上给人写贺卡丑脸上泛起微笑来。恍惚着体会到十年的深度,之与数月太长,一生又太短。沉积下来的,一寸一分,都是我珍惜的、重要的宝物。

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