洵溱

赫奇帕奇七年级在读
Johnlock Merthur 00Q幽灵船常驻乘客
-羽生结弦-

除夕。

甚至零点的前一刻,我还以为这种状况过年没什么太大影响。

马路上每辆车都走得安稳,像是要尽力拖住这喜悦的一刻,慢慢没出我的视线,是暗中游弋的一片片贝。目光所及的烟花炸得既不圆,颜色也不好看。明暗交替处滋生出大片野草,紧紧攥住我抽空了的孤独。

是一串项链,最光辉的一块被日日打磨掉,而我毫无察觉它愈发缩小,雪似的洇去了。

没有任何气力捧出一颗热情的心祝福他人了。只愿你们都好。

偏远地区昨天收到了大哥的本,拆开捧在手里好半天,高兴啊,高兴。
大哥的文太好就不吹了,吹一下每篇后面香水的瓶砸!翻到的时候愣了一下,随之而来无限惊喜(青蛙狂喜乱舞.jpg
香水不是鼠尾草与海盐,强行同框。本来是想拍瓶子透过来的光,瓶不给我面子。
最后拙字给大哥做摘抄。
@执笔行凶 爱您。

应该是今年最后一首诗啦。

我爱涂卡铅笔
so♂good

控制不住地想画高领毛衣

画得有点幼ʕ •ᴥ•ʔ
涂卡铅笔画画太棒了 炭笔也是 根本不用画细节×

最近一篇征文里的一小段诗。

只有p1是小动物相关!
/摸鱼×3